是天空就不需要翅膀了

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,也不在你的左右了。请你偶尔可以想起我,我会给你我所有的感谢,因为你是我的一切,因为你是我的所有,因为你是唯一让我名字存在的人。

先融化的是冰激凌还是雪

在你的上一个生日时,我正度过一个寂寞的冬天。那时毕业前实习,刚到个陌生的地方,宿舍不想回,她们还在睡。不能总在冷风里徘徊,我说,去吃蛋糕吧。

那是我和舍友刚来时在超市看到的挺精致的蛋糕,不贵,可我们谁都没有下决心买。有一次又站在玻璃窗前,我说,6号我们来买,阿信生日。

小心翼翼地捧着小盒子到食堂坐下,不想回宿舍,她们都去上夜班。食堂也没有人,六台电视里六个孙燕姿同时唱着无限大。六个苏打绿唱着再遇见,然后——我听见你,不需要抬眼,我知道是你在唱恋爱ing。我们停下嘴,看你在簇拥的人群中边跑边唱。从前我以为这电视台只放80年代经典民歌,如此,也算万绿丛中一点宏吧。

每天都过的不好,奇怪的,或者幸运的是,每天我都听见你准时出现为我唱。是,就是为我唱。他们在埋头吃着,连看同桌的人是谁的心意都没有。而穿越过嘈杂,我依然清晰地听到你的声音,好像是在告诉我,再坚持一下,不要孤单,有我陪你。

蛋糕并不好吃,食堂也是一样的冷。但看着你的样子,便忘记烦躁,连空气都充实起来。

那些日子,很难适应身份的转变,每晚不停听着你们的歌,又不敢听,因为没有我的插座,看手机电量慢慢由绿色到黄色变红色最后暗下去,那种心情是很委屈的。可是还是要给自己打气,没有电量,就在脑海里随机播放,好像你就在耳边唱,好像你更近了。

那里的雪,一个月都没有融化。一个月后,我终于成功离开那里。离开那天,我没有再计算它们何时会化开,因为我又不冷。只是很怀念,以后再也不能听你在电视里唱了,因为我再也不会过这样的日子。谢谢你那段陪伴,所以即使在今天我回忆起来,那段灰色的日子,也是温暖的。那么接下来的人生,请多指教。

把一个人放在心里,心跳就有力量。把一个人放在脑海,才有了思想。

……,断背山

  我看过的电影不多,也不算太少。40%的影迷成份吧。以前看过的电影都是按自己喜好的分类拣来看的,而《断背山》在电脑里存放了很久,一直惦记着,刚刚如愿。这一点,便有些与众不同了。

  2小时12分钟,我看的眼睛有些酸痛。结局淡淡的悲伤。没别的感觉,像是完成一项任务一般。不可思议的是,躺在床上关好灯,《断背山》在脑海中不请自来,顺其自然,我又梳理起电影的情节。果然是一部有故事的电影啊。我感到惊讶。几十分钟前,我还在猜想,这样的一部平淡又纠结的电影,靠的什么得到这么高的评分和声誉呢?所有的不过是两个男人的恋情及他们的婚姻,他们的挣扎,他们的生活琐事。我后来才恍然。其实那一刻,我已经开始为之好奇。

  夜,安静。也打开了所有的感官。脑中的一个声音轻轻告诉我那些我没看到的事。两个男人在断背山上相识,在断背山上缠绵,在断背山上相依,又因为工作或者小小的矛盾离开了断背山。之后各有各的家庭,各自为家庭琐事烦恼。他们再遇见,去断背山约会,有快乐,有崩溃。最后杰克死去,我不知道艾尼斯有没有再回去断背山,两个男人二十多年的故事,断背山知晓一切,断背山包容一切。

  如果去听别人评价,或许会是两个男人的爱情故事。让我说的话,是两个男人的故事。是的,无关爱情。断背山上艾尼斯与杰克发生关系后,艾尼斯说:“我不是同志”。杰克说:“我也不是”。以后的日子里,他们很自然地接吻,拥抱,但他们都不是同志。五月天的《爱情万岁》中唱着“我不在乎你的姓名,你的明天你的过去是男是女。”我可以理解,人是很知冷暖的动物,留守在与世隔绝的大山里,尤其从小缺乏关爱的人,应该希望能有个人陪自己一起走过寂寂寒冬吧。因为太寂寞,所以需要彼此的温度。  

他们后来都结了婚,但并不美满。艾尼斯与妻子低微的收入和难以照料的孩子,杰克那位看不上自己的岳父,生活的压力让他们再度想念彼此的慰藉。不去别的地方,只在断背山,不管离得多远。幸好这个世上某个地方带着某个人的印记,存留安慰的气息。有些事情只有在那里才能轻松,才会安心,犹如婴儿睡在摇篮中。断背山就是这样一个地方。风吹不走他们的味道,空气冷却不了他们的温度。杰克的妻子说过:“这不公平,为什么艾尼斯从不来我们这里钓鱼?”德州当然有鱼可以钓,有猎物可以打,它只是没有断背山,便什么也没有了。

  印象最深的是艾尼斯离婚后杰克兴冲冲来找他,却失望而归。驱车独自去墨西哥找人服务。也许他们只是同病相怜,但也不是缺谁不可。他们又一次相见我才发现,这两个人都老了。杰克抱着艾尼斯说:“我好想你”。我觉得很美。他们谁也没有对对方说过我爱你,可是一句“我好想你”要比那三个字真挚可靠得多。艾尼斯开车走时,杰克一直在后凝望着,二十多年前的他,也是用同样的眼神看着艾尼斯离开。我知道他们之间有情,只是这种情,恐怕他们自己都说不清。

   连我都没有想到,这一次竟是诀别。我一直想起的是杰克那双不舍的眼睛。杰克想把骨灰葬在断背山,那是他最爱的地方。无奈,艾尼斯没有带回杰克的骨灰,只是带回那件杰克为他擦过血的衬衫。我想,断背山上的那座小木屋,一直在等着他们吧。隔绝世间一切纷扰,守护一方属于他们的温存。我不知道小木屋最后有没有等到它的主人。整部影片只剩艾尼斯眼含泪水对着衬衫说:“杰克,我发誓……”

   我发现,那件衬衫,是和断背山一样的颜色。